黄山信息港 >> 政务

聂案律师团成员刘博今、陈光武、杨金柱前往山东省高院

2017-11-15

  昨天一大早,呼格吉勒图父母家不足15平方米的客厅里挤进了30多人。8时30分许,随着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到来,人们迎来了意料之中的无罪判决书。呼格一家人悲喜交加之余,更期待司法部门以此案为戒,公正办案,履行好职责。法律人士表示,本案再审宣判彰显了法治中国的进步,展现了国家对依法治国的决心,让公众对公平正义充满期待。

  副院长鞠躬道歉

  呼格吉勒图的父亲李三仁和母亲尚爱云老早把面积狭小的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客厅里挂着一幅“马到成功”的大图片,窗户上张贴着“幸福”的剪纸,他们一直坚信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2014年12月15日8时30分许,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赵建平带队来到呼格吉勒图父母家,将案件再审判决书送到二老手中,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并深鞠一躬,真诚道歉说:“呼格吉勒图案对我们的教训是痛心的,深刻的,对不起。”

  两位对儿子因流氓杀人罪被枪决存疑的老人,经过9年奔走申诉,终于盼来了儿子的无罪判决书。

  两位老人颤抖着接过法律文书,逐字默读,空气霎时凝固。这个不足15平方米的客厅里,挤着呼格吉勒图的亲人、邻居和各路记者30多人。

  稍许沉默后,62岁的尚爱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强烈的情感,一把热泪淌了满脸:“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儿子,你清白了!”

  呼格吉勒图的哥哥昭力格图哽咽地说:“希望公检法今后以我弟弟案子为戒,公正办案,履行好职责。”

  “本案再审宣判彰显了法治中国的进步,展现了国家对依法治国的决心,让公众对公平正义充满期待。”呼格吉勒图案代理律师苗立眼圈发红地说。

  长期跟踪此案的新华社高级记者汤计此时已泣不成声。

  赵建平以院长胡毅峰的名义代表高院给呼格吉勒图父母带来3万元慰问金,法院工作人员还在现场解答有关申请国家赔偿的事宜。

  呼格吉勒图的弟弟庆格勒图说,此前,也有不少有正义感的领导代表个人要给慰问金,但都被父母拒绝了,“如果代表个人,我们肯定是不接受的。”庆格勒图说,因为坚信哥哥没作案,无罪判决在家人的意料之中,但也曾有顾虑,“毕竟要等判决书”。无罪判决书推翻了之前的有罪判决,他们对判决内容比较满意。

  一家人又喜又悲

  这是一个令人激动又心碎的时刻。在场的人表情凝重,许多人眼含热泪。“我流的不是泪,是心里的血!”尚爱云对着媒体一字一句地说。

  迎接判决书的前一晚,尚爱云又一次彻夜未眠,满脑子都是自己和老伴9年来奔走申诉、处处碰壁、得到援助、盼来再审的一幕幕场景。

  “这些年太难了,是好心人的关心和帮助,鼓励我们坚持下来。”尚爱云说,她曾受到记者、律师、警察、检察官、法官的援助,还得到邻居们的安慰。

  年过七旬的李三仁按照蒙古族习俗,早早熬好奶茶,做好羊油炸的果条,本想让全家人吃个又饱又好的早点,精精神神地迎接判决书到来。可全家人心情复杂,没有胃口。

  “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终于给儿子洗冤,悲的是儿子已经活不过来了。”李三仁说。

  李三仁有三个儿子,每个孩子相差两岁,他们老两口给孩子都起了寓意很美好的蒙古族名字。老大昭力格图,汉语意思是有勇气的,呼格吉勒图寓意有发展的,幼子庆格勒图是快乐的。

  “哪个父母没有儿女,我能体会他们失去儿子的痛苦,经历了这么多酸甜苦辣,今天终于等来了公正判决,我们为尚大姐一家高兴。”住在同一小区的居民赵玉英,也和其他老邻居一样,早早地就围在了楼道里。

  聚集在李三仁家的还有一些与他们无亲无故的群众。70多岁的赵文忠在门口听到法院宣判“无罪”时,也落泪了。“法治是我们每个人的盔甲,每个案子都要让大家感受到公平和正义。”

  11月20日,接到法院的立案再审通知书,李三仁就让大儿子昭力格图给家里装上宽带,学习手机上网,每天查阅儿子案件的报道。

  当各路人士渐渐走开,尚爱云和老伴坐在沙发上再度哽咽:“儿子,爸爸妈妈想你!真希望,中国从今以后再没有冤案了!”

  人群散去后,昭力格图燃放了一串长长的鞭炮,振聋发聩的鞭炮声久久回荡在院子里。

  坟前烧纸祭亡灵

  昨天上午9点半,一家人来到呼格吉勒图坟前,父亲李三仁一字一句念了判决书中撤销原判、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的内容,并给死去的呼格吉勒图烧去一份无罪判决书复印件,用中国最传统的烧纸祭奠方式,告慰含冤了18年的儿子。

  庆格勒图称,“18年的冤屈,9年的上访之路,终于等到了无罪宣判,但这个时间拖得太长了,正义抵达得有点迟,父母也很不容易,如果当年就有这样的机制、法律健全,办案人员能不这么草率,我哥哥应该还活着,因为他们的草率、刑讯逼供、诱供,制造了今天的冤案”。

  庆格勒图表示,“我们希望以后法律能更健全一些,不要再出现类似的冤案,否则那个家庭会遭受太多痛苦”。

  新华社京华时报记者怀若谷

  □记者手记

  请依法公正判决

  就这点要求

  昨天送达呼格吉勒图父母家的无罪判决书,令在场者无不为之动容。作为长期关注此案的老记者,新华社记者汤计更想与人们分享的,是他看到的李三仁夫妇及其家人的朴实。

  婉拒外国媒体采访

  面对国外媒体采访要求,李三仁先表示一下感谢,然后便客气地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

  11月20日,内蒙古高院关于呼格吉勒图“流氓杀人案”立案再审的消息一公布,国内外媒体记者蜂拥而至,纷纷要求呼格父母接受采访。依照常理,在法院已经立案再审的节骨眼上,李三仁夫妇借助媒体壮壮声势,接受中外记者采访,吐一吐积压多年的不快,绝对不会有人说长道短。

  可是,老两口没有这样做,他们只是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对国外媒体记者的采访要求,李三仁先表示一下感谢,然后便客气地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至今,李三仁夫妇没有直接接受过外媒记者的采访。

  “我不想看见他们”

  老两口提交的诉求很简单:请求法庭依法公正、公平地判决,连法官都诧异:“就这点要求?”对当年办案人员,尚爱云也只有一句气话。

  内蒙古高院对呼格案宣布再审后,由刑三庭庭长孙伟等组成的合议庭于11月25日、12月3日两次开庭听取辩护人的法律意见。因为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已经死亡,根据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法院决定采取书面形式审理本案。

  李三仁夫妇一开始担心书面审理不能给儿子一个公正判决,他们要求法院公开开庭,律师也要求传唤“有关”人员……法院与当事人出现了重大分歧。审理方式一旦改变,一个半月的法定时间能否完成再审?

  12月2日下午,记者焦急地来到李三仁家,做老两口的思想工作,老两口听从了记者的建议。3日下午,在第二次开庭中,他们在同意书面审理的意见书上签了字。

  当天下午,合议庭宣布,12月8日是律师提交辩护词和家属提交诉求的最后时限。12月5日星期五中午,老两口没有让律师代笔,自己商量着写下了夫妻俩的共同心愿:请求法庭依法公正、公平地判决。

  那天下午,李三仁挤公交车到法院,把这份“诉求”提交到法官手里。法官王学雷看着这份简单而又饱含期待的诉求眼睛湿润了,他诧异地问:“就这点要求?”

  连日来,有关呼格吉勒图案件的再审消息,不断在各大网站出现。很多网民跟帖要求问责,要求严惩当年的办案人。尚爱云对当年办案人员唯一的气话是:“我不想看见他们!”

  希望以后不要草率办案

  呼格哥哥在节目录制现场表达诉求,面对主持人追问,称“就这些”。

  12月6日晚上,应广东电视台新闻中心《社会纵横》栏目的邀请,记者与李三仁以及他家长子昭力格图乘飞机前往广州,第二天在广东电视台演播大厅录制节目。同期参与的还有两位大学教授和一位新闻界人士。

  节目的主题是依法治国和错案纠正。节目中间,第一次参加节目录制的昭力格图在主持人的追问下,回忆了参加万人公审大会、目睹弟弟被押赴刑场的惨痛记忆……当年,年仅20周岁的昭力格图,瞒着父母独自安葬了弟弟。

  转眼,时光已经过去18年。回想起这段经历,昭力格图仍然泣不成声。但是,善良的父母孕育了善良的子女。节目录制到了尾声,主持人询问昭力格图:如果再审法庭宣判呼格无罪,你的诉求是什么?昭力格图说:“希望公、检、法以后办案不要草率办案。”主持人进一步追问,你们没有别的要求了?沉默了好一阵子,昭力格图说:“就这些。”

  一家人的生活简单快乐

  李三仁的乐趣是每天牵着小狗溜达,老伴尚爱云的工作则是去学校接孙女。李三仁笑称,老两口的工资够大家吃喝用了。

  昭力格图出生于1975年,是李三仁夫妇的长子;庆格勒图是李家的幼子,现年35岁。昭力格图育有一女,正在小学读书。李三仁夫妇的住宅是当年毛纺大院的拆迁安置房,建筑面积大约50平方米。

  李三仁的退休金每月2000多元,尚爱云每月1700多元,昭力格图和庆格勒图都没有固定工作,但一家人生活得简单而快乐。李三仁的乐趣是每天牵着小狗溜达,老伴尚爱云的工作则是去学校接孙女。

  5日下午,记者陪同广东电视台的记者去李家,不一会儿尚爱云从学校把孙女接回来。她给小孙女拎了一堆儿童食品,孙女边吃边向奶奶撒娇。

  看到祖孙之间的融融之乐,记者顺便询问了一下老两口的收入,尚爱云毫无保留地告诉了记者。临了,她既疼爱又得意地点着孙女的鼻子说:“我每月1700元,被她零敲碎打地花了一半儿。”李三仁也笑着说,老两口的工资够大家吃喝用了。

  看着这对善良的老夫妻,记者不由地想:如果不是意外丧子,他们的生活原本是多么简单、多么充实、多么快乐。他们的灵魂深处没有防范,没有算计,也没有怨恨。即使在当下,老两口乃至他们的两个儿子,也从未失去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与期待。

  新华社记者汤计

  ■链接·河北聂树斌案

  聂树斌母亲:期盼儿子也有这一天

  昨天上午,呼格母亲尚爱云拿到再审宣判无罪的结果后,给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打去电话,鼓励她坚持申诉。张焕枝表示,看到呼格案的结果,她感到更有希望,“也期盼有(聂树斌宣判无罪)这一天”。

  两位母亲互相鼓励

  昨天下午,张焕枝在电话中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尚爱云拿到呼格吉勒图的无罪判决书后,立即给她打来电话通报喜讯。“她说给儿子讨到清白了,我向她表示祝贺。”

  张焕枝说,她替尚爱云感到高兴。“虽然通话声音不是太清楚,我能感觉到她很心痛。她的声音很沙哑,有一段是哭着说的,我安慰她,‘你高兴起来吧,和老伴两个注意身体’”。

  张焕枝说,尚爱云对目前的结果表示“很满意”。“但这样的结果,还是无法弥补整个家庭受到的伤害,毕竟她失去了儿子。”这样的痛楚,作为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感同身受。

  “她鼓励我,让我下定决心,配合好律师,把案子做好,一定会有结果。”张焕枝说,呼格案再审结果出来后,她感到“更有希望,也期盼有(聂树斌宣判无罪)这一天”。

  律师还未获准阅卷

  目前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是山东省高院。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

  昨天8时许,聂案律师团成员刘博今、陈光武、杨金柱前往山东省高院。刘博今介绍,他的委托手续是今年新签的,陈光武和杨金柱的委托手续是去年签的。三人向高院提交代理手续,并申请阅卷,但没有获得批准,“接待人员说手续有问题,三个人的手续都被认为不合格。”

  刘博今说,接待他们的是山东省高院刑三庭副庭长孟健。孟健解释,聂家的家属应该整体委托,不应由单个家属委托,委托书必须是其姐姐、父母三人共同签字同意,聂家一共只能委托两名代理律师。孟健补充说,聂案没有全部移交完,卷宗没有全部到位。

  “接待人员让我们准备充足了,按要求提交手续,手续合格了再说下一步的事。”刘博今说。

  法院被指未尽告知义务

  对于山东省高院暂时未批准阅卷,刘博今表示理解,但对法院限定委托律师有不同意见。

  刘博今说,此案中,当事人的每个家属都有委托律师的权利,山东省高院可以限定聂家的委托律师不超过两个,但不能要求三个亲属都同意。他表示疑惑:“如果有一个协商不成呢,那怎么办?我不知道法院考虑的是什么,是不是故意设置障碍?”

  张焕枝表示,限定聂家只能委托两名律师,她可以接受,但是山东省高院并没有给她打电话,或正式向她发函通知。她认为,山东省高院未尽到告知义务,不应该通过律师来传话。对此,刘博今亦持相同看法。

  张焕枝告诉记者,聂案走到异地复查这一步,她对结果抱有信心。“律师告诉我,异地复查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不予再审,一个是再审。我期盼再审的这一天。”

  “我希望山东省高认真复查。”张焕枝说,如果复查结果还是不予再审,她将继续申诉。

  ■链接·吉林刘吉强案

  吉林“阿姐”继续为弟弟申诉

  密切关注呼格案再审结果的,还有吉林“阿姐”刘丽霞,其弟刘吉强涉嫌一起故意杀人案,但刘丽霞坚信弟弟无罪。今年8月18日,京华时报独家报道刘吉强案,细捋此案疑点。据悉,吉林省检察院已立案调查,目前仍在侦办当中。

  刘吉强今年50岁,目前在吉林省吉林监狱服刑。卷宗显示,1998年2月,吉林市发生一桩凶杀案,案发后,刘吉强被警方传唤,在公安局失去人身自由的7天时间里,他供述了杀害女性朋友郭红宇的详细过程,但进看守所后,刘吉强立即翻供,并控告警方刑讯逼供,所有杀人供词全是毒打所致。

  该案经历一次发回重审,多次撤诉后再起诉,吉林市中院一审判处刘吉强死缓,刘吉强上诉。终审时,吉林省高院原副院长冯守理为其无罪辩护,但未能改变死缓判决。刘吉强后来从看守所转入监狱服刑。

  一审和终审卷宗显示,刘吉案基本凭口供定罪,没有物证,也没有直接人证。为此,京华时报记者曾找到当年的看守所一名退休管教,其证实,刘吉强被送进看守所时,包括隐私部位在内全身遍布电击伤。管教认为,刘吉强肯定遭遇过刑讯逼供。

  刘吉强案见报后,引起社会关注。早前,京华时报记者通过多个信息源获悉,吉林省高院已对此立案,并调取相关卷宗进行复查,今年9月,最高检监所检察厅的两名干部曾造访吉林监狱会见刘吉强,听其当面申诉。

  昨天,刘丽霞表示,呼格案结果出来后,她联系吉林省检察院控申处询问进展,王志忠处长告诉他,此案已调卷,仍在阅卷,由公诉一处承办。

  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

扫描二维码 关注黄山信息港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