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 文化

本报详细报道了“安庆天价阴沉木被弃垃圾堆

2017-09-19

星级记者 张火旺 文/图 11月28日,本报详细报道了“安庆天价阴沉木被弃垃圾堆,近百棵阴沉木流失成谜”一事: 两年前安庆打捞出水数量惊人的阴沉木,在安庆市国土局登记储备的阴沉木数量是152棵,而记者在现场看到的阴沉木不足20棵,除掉已明确运往省博物馆的42棵,尚有近百棵阴沉木去向成谜。

由于阴沉木价值惊人,报道引起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谁弄丢了天价阴沉木?又有哪个部门对这起事件负责?记者再次赶赴安庆调查发现,相关单位均否认他们是阴沉木的主人,“东方神木”竟成了烫手山芋。

天价阴沉木的数据“玩笑”

12月14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安庆市大观区十里铺的袁江村。在阴沉木集中堆放的地点,除了建筑垃圾比上次增加了之外,现场还多出了两排用红绳子围成的“栅栏”,算是对阴沉木的简易保护了。

围观的村民向记者表达了他们的不满:从去年到今年,阴沉木少了许多,多是夜深有人来盗走,使用电锯或者直接用吊机。“他们自称是政府部门的人,可是政府部门的人来拉怎么会偷偷摸摸?”一位村民说,他向村里反映过,村里让他不要管闲事。

“都是晚上用卡车来运,每车只能运一到两棵。”在袁江村口开商店的刘师傅印证了上述村民的说法。

据安庆市国土资源局登记的数据显示,存放该处的阴沉木原本有152棵,但袁江村委会治保主任张乾庆否认了这个数据,“这个登机数据是我们村提供的,目的是想根据数量多要些补助款,实际上总数只有121棵,除去省博物馆拉走的42棵,存放在村里的阴沉木只有79棵。”张乾庆说,具体丢失了多少没统计,一些小的或者能锯断的,都弄走了,现在剩下来的都是大树,锯不断也很难轻易运走,所以基本上安全了。

20万保护费被区政府截留?

“袁江村的治安警务室归我分管,阴沉木被盗主要是没有管理经费。”张乾庆告诉记者,在前期管理中,请人工和买防晒网花去了村里好几万,后来没钱,今年就不再请人,也就失去了看管。

记者了解到,为了保护阴沉木,安庆市国土资源局向国家和省相关部门进行了申报,省国土资源厅和财政厅已经划拨60万元。“这60万元保护资金,我们全部转账给了大观区政府,由大观区政府安排袁江村村委会处理。”在记者此前的采访中,该局矿产资源科郝科长曾明确此事。

但张乾庆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村里只拿到了40万元保护金,“如果当初保护经费全部给了村里,也不至于后期没人看管。”

12月14日下午,记者来到大观区新闻中心,就上述疑问提出了采访要求,但经过一番交涉之后,大观区政府婉言谢绝了记者采访,并未就相关问题做出答复。

园林局称不管民间收集到的阴沉木

“不能淋雨,不能暴晒,不能受冻,不能丢失。”在11月28日本报的报道中,刚刚接手处理阴沉木的安庆市园林局技术科严科长说,会尽快对这批天价阴沉木进行调查并保护,保护方案制定完毕,已报送市政府审批。

报道引发了安庆市网友的热议,安庆市园林局答复网友时却表示:对于民间收集到的阴沉木,不归园林局管理。

12月14日,记者与严科长取得联系。“袁江村阴沉木数量丢失了那么多,我们没办法调查,也不想去调查。以前是国土资源局管理的,你还是继续找他们。”严科长强调说,该局不会去管理袁江村收集的阴沉木,园林局接受的任务是对市博物馆已收集到、目前放置在风景区的十余株阴沉木提出保护与处理方案。

刚打捞出水时,很多部门抢着要

本报报道后,天价阴沉木被弃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中央电视台日前也前往袁江村实地采访。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大观区政府常务副区长张黎明表示,这些阴沉木的权属,在法律定性上目前还是空白,主管部门、受益方和行为主体均无法确认。

“张副区长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达的观点,就代表大观区政府的观点。”大观区新闻中心主任戴伟向记者介绍说,当初这批阴沉木打捞出水的时候,很多部门都想要,当时袁江村一名村干部也提出就地保护的意见,做成景观林,发展旅游餐饮,让渔民有一条好的出路,但不知何故后来没有实施。

“既然没人愿意认领,就该给出个准确回复,村委会才好处理。”张乾庆说,不如卖出个几千万给村里做公益事业,废弃或者被人偷走岂不可惜?

问责遭遇法律真空难立案

最早介入阴沉木管理的,是该市国土资源局。该局矿产资源科郝科长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阴沉木不是矿产资源,其炭化程度连煤炭都不如,所以也不是化石,不在他们管理范围,已移交该市园林局管理。

该市园林局感觉“烫手”主动退出,国土局对这些阴沉木又有何打算?记者拨打了郝科长的手机,面对记者的疑问,郝科长挂断了电话。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实早在一年前,安庆当地媒体就关注过这批阴沉木。时任安庆市市长肖超英更是予以关切,要求调查阴沉木为何迟迟没有得到妥善保护,究竟少了多少阴沉木。但时至今日,没有一个部门公开调查情况。

14日下午,记者来到安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反映了天价阴沉木流失且无人监管的现状。案件受理科马警官称这些阴沉木找不到行为主体,没有归属,既不算公有财产,也不算私有财产,没办法立案调查。

随后,记者来到安庆市公安局法制科,了解相关的法律。王警官表示,这是一个法律真空,找不到相关的责任主体,很难认定哪个单位该对这批阴沉木丢失负法律责任。“因此,就这些阴沉木的归属和丢失问题,如果要问责,还真成了法律难题。”

律师说法: 被人为架设的法律真空

安徽皖都律师事务所程东林律师认为,就这批阴沉木,如果当初打捞出水时,没有政府相关部门的介入,它们归渔民所有,属于私有财产,也就不存在争议和行为主体缺失。但由于政府部门的介入,将这些阴沉木收集并集中堆放,导致渔民丧失了所有权。相关政府部门随后的弃之不顾,导致这些阴沉木陷入人为架设的法律真空。

但程律师建议说,既然安庆市国土资源局前期介入了,并将其中的42棵批给了省博物馆,行使了处分权,那么就应该继续对其余的阴沉木进行管理,并妥善保护。

(原标题:天价“东方神木”竟成烫手山芋?)

扫描二维码 关注黄山信息港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