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 视频

经科局编报2012年年报工业总产值85.1亿元

2017-11-21

  汪时锋

  广东省中山市横栏镇近来因政府一手炮制注水数据一举成名。

  近日,国家统计局统计执法检查室对群众举报的广东中山市横栏镇在统计上弄虚作假等问题进行了核查,被抽查的71家工业企业共22.2亿元的工业总产值竟被该地政府虚报为85.1亿元,多报了三倍,令外界感到触目惊心。

  政府“包办”假企业、假数据

  国家统计局调查发现,横栏镇不仅数据是假的,连填报企业也是由当地政府一手“包办”。

  2012年,国家统计局实行“四大工程”联网直报制度,要求所有的规模以上企业先进入企业名录库,由名录企业独立向国家统计局上报经营数据,斩断以往数据上报的中间环节被地方政府造假的可能。

  由于中间环节造假被堵,横栏镇就在数据源头——企业身上做起了文章。

  2012年,横栏镇纳入联网直报的工业企业有249家。经统计部门抽查其中的73家企业发现,有38家企业实际属于规模以下工业企业,19家企业已经停产、搬迁或注销。

  除了联网直报企业名录不实外,横栏镇纳入联网直报的绝大部分工业企业统计数据是由横栏镇经济发展和科技信息局(挂统计办公室牌子,下称“经科局”)工作人员在办公室里,先编造出每个企业的虚假数据,然后以每个企业的名义采用电话拨号上网方式将虚假数据填入企业调查表并上报。

  国家统计局核查了该镇71家工业企业后发现,经科局编报2012年年报工业总产值85.1亿元,初步核实为22.2亿元,虚报62.9亿元。

  此前,国家统计局曾相继曝光了三起数据造假案件。在重庆永川、山西河津、甘肃玉门三起案件中,只是间接干预企业填报,但像横栏镇这样“亲自动手”的作假手段还是第一起。

  虚报数据超过去年工业增加额

  虽然国家统计局没有披露地方数据造假的具体原因,但横栏镇一些经济数据或许能让人窥见其中秘密。

  一位熟悉当地情况的中山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横栏地理位置很好,交通四通八达,经济在中山市18个镇里排名靠前。

  与中山市大多数镇区一样,横栏也是以工业为核心。在当地茂辉工业区、永兴工业区崛起后,2600多家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招商引资中落户横栏,灯饰、五金、电器等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横栏镇政府网站里的一则新闻显示,横栏镇政府曾与其他四个镇一同获得中山市2006年度工业增长突出贡献奖。

  按照该镇政府网站统计数据栏目公布的信息,早在2009年,横栏镇的工业产值约158亿元,2012年已达281.9亿元,三年年均增速约为21.3%。但若按其2011年工业总产值239.3亿元计算,2012年增速为17.83%,相比以往,工业增速出现下滑迹象。

  此外,此次查处的虚报62.9亿元已经超过了2012年当地工业总产值增加额42.6亿元。这意味着,如果不算虚报部分,横栏当年工业发展形势可能会出现反转。

  政绩魔咒引发造假

  对于当地的统计造假,横栏镇有关领导并非不知情。

  国家统计局检查发现,横栏镇有关领导于2012年5、6月间已知悉联网直报企业名录不实、编造虚假数据和代填代报企业统计数据等问题,但一直未予制止、纠正和处理。这也再次警示“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地方歪风已是积重难返,而根源在于政绩考核体制问题还难以突破。

  根据监察部、人社部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统计违法违纪行为处分规定》,地方领导人员对本地区严重失实的统计数据,应当发现而未发现或者发现后不予纠正,最高可以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

  目前,横栏镇已经展开整改,有关地方和部门正在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国家统计局的要求,认真落实对有关责任单位和人员的处理工作。

  据记者了解,5月23~24日,广东省统计局局长幸晓维也专程到中山调研检查联网直报工作,明确要求当地统计部门督促镇区依法统计,督促企业依法如实上报统计数据。

  垂直监管缺失

  横栏镇造假之所以成为可能,另一个原因在于统计垂直管理制度和基层统计基础的薄弱。

  十年前,中国乡镇一级没有单列的统计机构,基层数据搜集难度很大。如今,虽然建立了统计办公室,但记者发现,横栏镇的统计办公室挂牌在镇经科局。不仅是横栏镇,中山还有多个乡镇也将统计职能放在经科局内,让地方政府控制数据变得异常容易。

  即便设置了更为健全的统计部门,地方仍有可能修改数据。在去年发现的山西河津案例中,隶属于地方政府的河津市统计局个别工作人员就通过电子邮件、电话等方式,向某些企业发送数据资料,要求企业按此数据上网报送,结果造成多个企业数据严重虚报。

  在此前的统计垂直管理改革中,国家统计局地方调查队已经从地方统计局中独立出来,但政府统计职能大部分仍留在地方政府自身手中。地方的统计人员人事、薪酬都由地方领导决定,因此很难拒绝地方政府数据调整的要求,从而变成造假共犯。

  统计机构垂直管理是国际通行的一般做法。我国《统计法》修订时,统一垂直管理曾被学界提及,但一直停留在学界研讨阶段。

  业内人士认为,中央和政府对数据的需求不同,中央调控更重视数据大面,而地方管理则看重微观信息,如何让统计更为独立又适应两级政府的需求,考验着政府改革决心和政策水平,大有文章可做。

扫描二维码 关注黄山信息港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