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 国际

其中县财政为城乡居民投入专项资金1.69亿元

2017-09-18

  2013年以来,小小的县城神木,因为“财大气粗”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从今年开始,在北京拥有41套住房的神木“房姐”龚爱爱被曝光。随即,亿万富豪张孝昌靠借贷打造出的“黄金帝国”崩塌。近日爆发出的大面积民间信贷危机,更是留给外界以神木人“家家有豪车”、“户户有巨贷”的无限遐想。

  神木县地处东胜煤田腹地,全县仅煤炭的探明储量就高达500多亿吨。依靠“黑色的金子”,神木县从贫困迅速暴富。2012年,地区生产总值更是一跃突破千亿元大关。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各种有钱人的神话开始频频传出。

  然而,48岁的刘云(化名)却不是神话中的人物。

  第一本账:每年每个小学生减负3000多元,高中生4800元

  在神木县东边沿山一带,坐落着一排排褪了色的红砖砌起的平房。“××商店”、“电动车行”等大大小小的牌子不甚整齐。墙面上,每隔一段,就有蓝色涂料写着“生男生女都一样”之类的标语。

  这里距离神木县最繁华的东兴街不过两个十字路口的距离。稍显破败的景象与西边的高楼林立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刘云的家,就住在这里。

  刘云和丈夫都没上几年学,一家人生活的主要来源就是丈夫在煤矿打工赚来的微薄收入。

  然而,7年前,刘云的丈夫突患重病。为了给他治病,刘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但丈夫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下来。

  “那一刻,我觉得天都塌了。”刘云说,丈夫刚去世的那一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那时候,儿子翔翔刚上初三,女儿婷婷也到了上学的年纪。

  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的家庭,生活可想而知。

  但刘云咬紧牙关,没让孩子辍学。“我和他爸就是因为没有文化吃了亏,我不能再让孩子受这个苦。”

  在亲戚的帮助下,刘云在离家不远的街道上搭起一个小棚,靠卖菜维持生活。每个月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日子又过了下去。

  因为有国家“两免一补”的政策,翔翔上学只需要交很少的杂费。孩子自己很争气,成绩一直是班上的前十名。

  2007年,翔翔以优异的中考成绩考上了神木二中。街坊邻居每次见到刘云都会对她竖起大拇指:“你儿子有出息,你没白苦。”

  同一年,女儿婷婷也开始读小学。她正赶上神木县出台《神木县保障2007年义务教育经费的实施办法》,实施了全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全免费教育。学杂费、课本费、作业本费、电教教材代办费、食宿管理费等费用全部免去,寄宿生还有每天2.5元的生活补贴。

  学校实行的“零收费”,让刘云身上顿时一轻。

  从2005年的“两免一补”到2007年的“五免一补”,神木县一共投入教育资金10680万元。

  “我们的各项标准都要高出国家标准。”神木县教育局收费办副主任薛志林说,“这种零收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义务教育。”

  但刘云开始发愁翔翔的高中学费了。对高中,国家的减免政策就没有了,所有的费用就要靠自己承担。

  凭着前几年卖菜攒下的积蓄,再加上亲戚的帮助,刘云总算凑齐了翔翔第一年上学的费用。但到第二年,刘云怎么也拿不出这个钱了。

  2008年,神木县首开先例,出台《神木县人民政府十二年免费教育实施办法》,投入17085万元,将像翔翔这样上高中的孩子,一并纳入了免费教育体系,实现了15年免费教育。

  这一次,对刘云来说,是实打实的雪中送炭。

  原本,翔翔上高中一年的开销至少要6000元。“每学期要交纳学费800元、电教教材代办费20元、计算机上机费60元、住宿管理费130元,到了冬天还要收取50元的取暖费,还有课本费、作业本费、生活费等费用。”

  根据神木县教育局统计数据,2009年,全县12年免费教育资金累计投入了17013.38万元,7万多名中小学生得到了实惠。

  此后,神木县免费教育资金投入不断增加,2010年投入17292.83万元。2011年,又在12年免费教育的基础上向下延伸,出台《神木县学前三年免费教育实施方案》,投入19730万元实现15年免费教育。

  2012年春季起,除高中学杂费不变外,神木县更是将小学、初中、职高的学杂费由240元、300元、1600元分别提高到800元、1000元、3680元。

  公用经费也从小学550元、初中750元、高职中500元分别提高到800元、1000元、1200元。加上生活补贴提高和蛋奶工程的实施,2012年神木县十五年免费教育的总支出升至30781.24万元。

  自此,神木县从2005年开始实施免费教育,至2012年,共投入资金约12.2亿元。记者按全县43万人口计算,人均投入3837元。

  中国青年报记者按2012年免费标准计算,每个有小学生的家庭每年减轻负担3200元,初中生减负3700元,高中生减负4800元,职高生减负近7000元。

  “儿子现在上大学的钱,几乎都是那时候攒下来的。”说起儿子,刘云脸上布满了笑容。如今,翔翔已经是西安某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他前段时间还打电话跟我说,打算明年回家工作嘞!”

  第二笔账:一个孩子住院,减负约73%

  一天晚上,“80后”小夫妻王丹和徐坤(均为化名)正睡着觉,突然被女儿“哇哇”的哭声惊醒。

  “妈妈,妈妈,我耳朵疼!”王丹忙按亮灯,只见两岁的女儿彤彤用小手使劲地揉左耳,泪水弄花了脸。

  王丹匆忙披了件衣服便抱着彤彤往神木县医院跑。

  经过一道道复杂的检查,大夫把小两口叫到办公室,“是急性中耳炎,没什么大碍,但是需要住院治疗,你们先去缴费吧。”

  一连住了7天,彤彤的耳痛症状才消失。看病前后,共花了1763.4元。

  从2009年3月1日起,神木县就开始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制度。规定乡镇医院报销起付线为每人次200元,县级医院为每人次400元,县境外医院为每人次3000元。起付线以下(含起付线)住院医疗费用由本人自付,每人每年累计报销医药费不超过30万元。

  “我们之前没住过院,也不知道彤彤的病能给报销多少。”王丹说。

  出院这天,王丹拿着户口本、合疗卡、住院简历、合疗交费票据等一摞单据,找相关负责人签字、盖章,换出了一张《榆林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补偿支付凭证》。凭证上显示,除去400元的起付费和75.4元的自费项目,她可以领出1288元的报销款。

  这就意味着,彤彤看一次病,只需要交约27%的费用,其他73%都是国家和县财政负担。

  “还挺方便的,看病也没啥后顾之忧了。”跑了一上午手续,王丹就拿到了报销款。

  陕西省新农村合作医疗指导组专家、神木县卫生局副局长郭永田说,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实施之初,神木县财政投入了1.5亿元。

  这个数字,并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

  “从2008年开始,神木县康复办开始进行调研论证、技术评估、经费测算,一弄就是一年三个月。”郭永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这段时间里,康复办先后对2005年至2007年全县医药费用状况以及医保办、合疗办相关数据进行了核查,走访了130多个医院和16个部门以及部分乡村、企业,最终测算出免费医疗所需资金约为1.5亿元。

  这一开创性举措,后来被很多人称之为“神木模式”。

  2012年,城乡居民免费医疗共筹集资金2.27亿元,其中县财政为城乡居民投入专项资金1.69亿元,中央财政和省财政拨款5805万元,农民投保370万元,人均匹配资金615元,高出新农合人均筹资标准250元(2012年市新农合筹资标准为365元/人)。城乡居民每人每年只收取10元,55元由县财政代缴。

  如今,全民年费医疗已经实施5年,报销支出逐年增加。

  根据神木县卫生局数据,2009年免费医疗的报销支出为1.49亿元,2010年为2.13亿元,2011年为2.2亿元,2012年为2.49亿元。2013年全民年费医疗年初预算为2.04亿元,截至6月份已拨入免费医疗专户1.5亿元。

  但近日,神木却被频频爆出“财政出现危机,免费医疗教育将停止”,“神木全民医保出现欠款”等消息。

  诸多猜疑让外界更加关注: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尉俊东,会对民生政策如何“下刀”?

  8月1日,神木县召开领导干部大会。会上,尉俊东特别强调:“越是在经济爬坡过坎的困难时期,越要重视改善民生。”

  担忧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可能被取消的神木人,暂时松了一口气。

  “老百姓的民生保障标准只会提高、不会降低,民生投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民生保障范围只会扩大、不会缩小。”尉俊东要求全县各机关单位和各级干部做好准备,以干部的“紧日子”保障老百姓的“好日子”,从严控制开支,压缩“三公”经费,保障民生支出足额及时到位,满足老百姓医疗、教育、养老等基本需求。

  同时,他也强调,这不是一味发福利,更不是养懒汉。要大力发展生产型民生,让民生福利工程由“输血”变“造血”,使民生改善更具长远性和根本性。

  这次会议也是尉俊东自7月26日上任以来,首次对神木进行的全盘部署。

  破除神木“迷信”:不是乌托邦

  尽管免费医疗、免费教育让神木百姓尝到了甜头,但“神木模式”至今仍遭受非议。最集中的一个问题便是:“县财政怎么负担得起?”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震就认为,这不过是神木县的一种“暴发户行为”。“神木是这几年依靠煤炭才发了家,地方政府把赚的钱用来搞民生,这个做法是值得肯定的。但如果有一天煤炭挖完了怎么办?大跃进式的高福利还能保得住吗?”

  面对质疑,郭永田说:“人们对免费医疗的担心可以理解,也是对我们的支持。网上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到第一线的医院去看才知道真相。”

  在他眼中,长期以来,外界对神木“全民免费医疗”有诸多误解,造成了很多以讹传讹的“神话”。甚至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几乎都质疑一句话:“神木有没有钱保障下去?”

  “我们仍然在实践。”郭永田总是回答,“实际上,我们并非绝对的‘全民免费’,而是相对的基本免费。”

  神木的医疗报销分很多项:立即报销的住院费用、按年报销的慢性病费用等。每项、每人次都有具体的报销金额上限。在县医院的走廊里,每隔一段就挂着报销限额、流程的彩色说明。

  郭永田说,神木的“全民免费”,实际上是根据财政的实际承受能力,在原有的新农合标准上有所提高而已。

  2005年,神木参加了国家标准的新农村合作医疗。

  “当时只针对农民,城镇居民反而一分钱也没人管。所以,我们在2006年把城镇居民也纳入了医保体系,多出来的部分神木县财政自己承担。”

  2008年,神木县成立康复工作委员会,调研分析一年三个月,开始实施全民免费医疗。

  “但正是‘全民免费’这个词,导致了很多误解和过度担忧。”

  郭永田也坦言,免费医疗的成本的确在逐年上升。

  “最主要的原因,是就诊人数增加。我们为啥要实施免费医疗?就是因为看病贵,老百姓不敢去医院,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恶性病的案例比比皆是。现在,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健康意识都增强了,生病不拖也不扛着,及时就诊住院。因此,成本的上升是客观的自然增长。”

  这种人员“井喷”的现象,也出现在了学校。

  薛志林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免费教育实施之初,由于实现了“零收费”,大量周边地区学生涌入神木县就读。这无疑加大了财政负担,增加了学校的就学压力。据不完全统计,神木县学前三年约有在园幼儿两万人,其中非神木籍幼儿占到了三分之一。

  此外,寄宿生数量的增加也加重了学校寄宿负担,同时,免费教育给学生的择校和无序流动提供了方便,但也给学籍管理带来了一定难度。

  “这些都是我们接下来需要解决的问题。”薛志林说。

  那么,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是否会不断膨胀,顶破神木的财政口袋?

  “理论上是可能的,但是我认为实际上不会。”郭永田介绍了神木的成本控制模式。

  “我们有住院报销起付线制度,起付线及以下的医疗费用由本人自付,起付线以上费用且在规定范围内的金额,在县内定点医院住院的按70%报销,每人每年累计报销医药费封顶30万元。”

  “此外,我们针对糖尿病、高血压、肝硬化等23种慢性病,还制定了门诊治疗全年限额报销制度。”郭永田说,慢性病最高限额病种为慢性肾衰竭血液透析,月限额5000元,全年限额60000元;最低限额病种为癫痫,月限额150元,全年限额1800元。

  在这种模式下,实现了全民范围免费医疗的神木,面临的资金风险就更加严峻。

  “尽管目前神木还能撑住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供应,但也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如果煤炭用完了,而转型又没有成功,过度福利形成的漏洞该如何填补。”王震最后提出的担忧,指向了神木长远的未来。

扫描二维码 关注黄山信息港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