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 动态

大庆市长:希望以后提起大庆 不再是简单的油城 大庆大庆市市长韩立华

2017-09-12


大庆


大庆市市长韩立华供图/视觉中国

全国人大代表韩立华,刚刚履新大庆市市长10个月,就遭遇了大庆30年来首次经济负增长。这个因油而生的城市正在面临与诸多东北城市一样的转型压力。作为政府一把手的韩立华,希望能将油城从单一化转变为多元化。

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韩立华请记者帮他给青年捎句话:“大庆是创业创新的城市,有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欢迎勇于创业的青年人到大庆,也希望多关心大庆,这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市长用电子书kindle看了创业宝典《从零到一》,这本书更多的时候出现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年轻人手里。

谈唱衰东北 “对东北转型得稍稍耐心”

北青报:从2014年开始,东北经济就突然断崖式地增速下滑,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韩立华:这就是中央所说的新常态。总书记讲,新常态对传统省份、资源型省份会有比较大的冲突。我们过去那么多资源,黑龙江的石油、煤炭、木材、粮食,那么高的价位,当然有好的收入,现在整个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市场需求减少,价格迅速下跌,我们肯定会有反应。

北青报:有人形容东北是滚石上山,现在是在山的什么位置?

韩立华:现在,我们还是爬坡过坎的阶段,还在转变的过程。面对的经济环境、市场条件,都要发生根本性转变。

北青报:是一种大家都议论东北不行,东北人要争口气的感觉?

韩立华:我认为,有些人不真正了解东北。有些数字的变化,不完全代表东北发展的能力,我们有一些潜质还没完全释放。我不同意唱衰东北,我认为东北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也有很大的回旋空间,得稍稍耐心。我们一个人左转右转很容易,我们那么大一艘船或者一列火车,怎么也得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转弯半径,不能一下子转了。我认为现在有机会,经过前一轮振兴的积攒,这一轮中央东北振兴,也出了一个7号文,会有明显的效果。

北青报: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国家给了太多政策支持,日子还是可以过的,很多地方没有改的动力?

韩立华:你这个观点我不赞同,这种个别的现象或者行为也不能完全排除,但总体上不是这样一个状况。国家确实给了很多政策,确实也有思想观念陈旧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转变思想观念是我们比较重要的路径,要转变过去等靠要、完全靠国家政策的想法。

北青报:在上一轮东北振兴十年,我们没有发现这些问题吗?没有进行相应的改革吗?

韩立华:头一轮振兴的效应应该还是非常明显的。不能否认我们以前所取得的成绩和进展,起码像冗员改进得就比较明显,这几年国企整个下岗剥离,我没有准确数据,报纸上说国企剥离上百万人。

如果没有上一轮振兴,很难想象东北这一轮国企今天是什么状况。我觉得,我们没有民营企业机制那么活,确实有包袱,关键问题确实存在。

谈人才流失“折射我们要加快经济发展”

北青报:网上有人说,外省人在哈尔滨读大学,四年里这个城市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就不想留在这里。

韩立华:总体来说,还是有变化的,有些是不能变的,比如哈尔滨中央大街,有一些内在的变化。黑龙江高校也有很多外省的学生留下,关键问题是我们有没有平台,是否搭建好。

北青报:您在哈尔滨读书那会儿,留在黑龙江的应该很多。

韩立华:那时候应该说各种原因,但总体上是回到本省的多一些。随着整个黑龙江经济的发展,我相信,只要我们有这个舞台,也不排除外省人才到黑龙江。我们注意到这方面的现象,但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折射出我们要加快经济发展。

北青报:但是现在黑龙江甚至整个东北对人才的吸引力在下降。

韩立华:人口的流动是完全市场化的。我也注意观察了,不只是东北,根据人口普查材料,我们国家大多数省份呈现人口净流出的状态,流哪儿去了?东部沿海地区。平台我们确实也有,但北上广深跟我们的平台肯定是有区别的。

说起来,我们有好东西,但是我们的意识上没做到。去年黑龙江省组建哈工大机器人集团,就是一种新体制,将哈工大培养的机器人留在黑龙江。

谈计划思维“长期计划留下的思维印记”

北青报:对大庆甚至黑龙江、东北目前的困境,很多人都在谈一个问题:计划,说计划太浓。您之前的工作单位,从黑龙江计划委员会改名为发展改革委员会,会不会体会更深一点?

韩立华:在这方面,我们体会比较深。我80年代末参加工作,那时候叫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后来是市场经济。我所在的单位名称,参加工作时叫计划经济委员会,那时候黑龙江经济成分中计划占80%以上,我所在的大庆基本是90%以上。后来改成计划委员会,把工业剥离出来,再后来改成发展改革委员会。

大家过去常说,黑龙江是最早进入计划经济的阵地,因为我们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苏联援建的156项工程,有22项都在黑龙江。那个年代全是计划经济,就到目前来讲,我认为黑龙江的计划经济还是有。中央企业在黑龙江还是占有很大的地位,大庆中央企业占经济总量的比重36%以上,这是不完全统计。不能说中央企业不好,但是在这种体制下,在市场活力、市场要素配置跟市场经济完全对应上,还是有差距的。

北青报:您就职大庆不久后,省长陆昊就去大庆调研,我觉得他跟企业说的都很有意思。跟民营企业说不要简单靠个人关系,跟新材料技术公司说不要只靠政府资金争支持,跟大庆石化总厂子公司讲破解国有体制机制弊端,说得好像都是一个意思。

韩立华:就是市场化改革。黑龙江省委省政府这几年的指导思路非常清晰,增强发展动能有一条重要的路径,就是加快推进市场化改革,让市场配置资源。在这么长期的计划经济影响下,我们的思维、工作习惯、工作的方式方法,还是有很多过去的印记,习惯用行政手段、用计划来配置,市场要素释放得不够。

北青报:之前大庆子女因为分配安置闹情绪的事情很热。

韩立华:过去油田的子女习惯分配,现在每年还是需要人,只是改变过去家属就得安排的方式,要用市场配置而不是用计划来配置。这是观念问题,不是我们不需要人的问题。

北青报:采取了哪些措施让大家接受?

韩立华:计划经济时间比较长,在不同层次里计划的色彩会浓一些。相信市场经济的推进和经济类型的丰富,会逐渐有观念的转变,我来大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已经看到这个变化了。你要相信市场的力量。

谈大庆发展“今年预期实现正增长”

北青报:现在对大庆整个情况了解吗?调研走完一遍了吗?

韩立华:那肯定早就走完了,有些区不只走一遍。

北青报:调研中,您会重点看哪些地方?

韩立华:核心还是转型发展。症状大家也看到了,经济下行而且历史上首次出现负增长。就是因为产业结构非常单一。本身以资源为主,资源产业链还比较短,其他产业发展弱。我到大庆,核心工作是构建多元的产业体系,本身也有这个条件。

北青报:在很多人印象中,可能大庆就是个油城。

韩立华:一提大庆,大家都说是个油城,确实是个油城。因为这个城市原来是由油田开发逐渐形成的城市,但它不只是单一的石油资源。大庆总共是2.1万平方公里,农业资源有耕地、草原、水面,总体适合发展现代化农业,我们正在加快打造。服务业占大庆经济的比重才有28.1%。无论是传统服务业还是现代服务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另外,第二产业,除了石化我们还可以发展其他类的工业。这个城市的工业基础氛围很浓,跟产业有关系的人口非常多。

北青报:您希望以后提起大庆,不要第一反应是油城?

韩立华:油城可以。但是除了油城,我们还有别的,就像我们的广告语说的——绿色油化之都、天然百湖之城、北国温泉之乡,是既能创业又能生活的城市。

北青报:今年大庆的经济发展预期怎么样?

韩立华:我们预期实现正增长,确定的是1%的增长速度。对黑龙江来说,还是负向拉动,但这么大的经济体量确实还需要一个过程。新的因素有显现,但是不能马上把传统产业失去的市场拿回来。

北青报:听起来,您对未来还是很有信心的。

韩立华:我到大庆工作十个月的时间,我觉得我有干不完的事情,我就有信心了。我觉得我们有很多产业应该能发展起来,现在效果也在逐渐显现。多元产业结构的基础、发展的潜质,经过两三年时间会有比较明显的提升。我相信,大庆“十三五”中后期,动能的转换上,新动能培育,应该能有明显的变化。

扫描二维码 关注黄山信息港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