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 搞笑

陪酒女、服务员和吧托都知道自己的“职责”

2017-09-17

  什刹海酒吧街是北京的一个旅游休闲品牌,然而五光十色的霓虹幻影下也暗藏着个别酒吧—陪酒女—吧托的利益链条。记者今晨获悉,西城法院判决了一起“蓝眼睛”酒吧老板、陪酒女、服务员、吧托共8人强迫交易案,涉案金额30余万元,8名被告人被判三年至一年二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案发

  小姐陪酒

  “喝了三万”

  2011年8月5日晚,从成都报团来京旅游的王先生独自到后海转,偶遇一个陌生妇女。对方很热情,问王先生是不是来旅游的,还边走边边向他介绍后海的特色。“这儿有一家酒吧,刚装修完,酒水正在打折,花不了多少钱,也没有其他收费,您坐坐喝杯酒吧。”王先生听了对方的介绍,也想感受一下什刹海的酒吧,就跟着去了。

  去的就是这家“蓝眼睛”酒吧。王先生回忆说,落座后,这名拉客女说酒吧里有陪酒小姐,每人小费100元。王先生想想也觉得没多贵,就同意了。两个陪酒小姐过来,和王先生边玩色子边喝酒,一会儿就“喝”了30多瓶啤酒。陪酒女娇嗔地要王先生请洋酒,王先生既没好意思拒绝,也没好意思问价钱。

  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在王先生的印象中,几个陪酒小姐真能喝,一瓶一瓶地拿酒来。但结账时,王先生吓了一跳,这一晚上酒水消费竟高达37000元。王先生说,他同意请陪酒女喝酒,也做好了结账准备,但根本没想到会这么多钱。

  本身就是做生意的王先生拿过消费单一看,上面只有酒水名称和数量,没有单价。王先生认为酒吧漫天要价,和经理理论。“你有多少钱就先给多少。”经理说。王先生卡里有14900元,就先刷卡结了一部分。经理又要求到附近银行提款机取钱,可王先生已经身无分文了。一个人从外地来北京,无亲无故,还遇上这种事,王先生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凑钱结账走人。他打电话给老家的朋友,让对方给自己汇款。当时已是深夜,经理专门派了两个男服务员跟着王先生回酒店等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取了汇款才离开。

  王先生开始还觉得是自己没问清楚价格,自认倒霉,可朋友听说后,觉得事情蹊跷,让他到警方报案。

  侦破

  被宰的客人有一堆

  警方根据酒吧pos机的刷卡记录,通过相关单位得到了在此消费的顾客联系方式,逐一核实是否受到过强迫交易。30余名被害人指认,消费金额从两三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新加坡人陈先生作证说,去年10月8日晚上,他和朋友到后海酒吧街吃饭,经过“吧托”介绍,到了涉案酒吧。两个人刚要了6瓶啤酒,三个陪酒小姐就凑到他们身边,要陪他们喝酒、聊天。此间陪酒女一直不停地要酒,还陆续点了洋酒和鸡尾酒几十杯,啤酒三打,小吃、饮料和果盘等。

  喝了两个多小时,一个小姐拿来账单,陈先生当时就蒙了,18000多元!“这也太多了。我们自己没点、也没喝几瓶酒,基本上酒全是她们喝的,全让我结账也太贵了。”陈先生细一看,洋酒、鸡尾酒13000元,鸡尾酒动辄380、480、580元一杯,小姐小费一人500元,而这笔费用之前并未告知。

  看陈先生不肯结账,酒吧老板过来凶巴巴地说:“这些东西都是你消费的,小姐也一直陪着你喝酒,这么多钱是因为你们点的酒多,不结账就别想走出这间酒吧。”同时,服务员也围过来了,陪酒小姐在一边劝:“大哥你就把账结了吧,反正我们点的东西你也同意了的,哪有喝酒不给钱的。”陈先生一看这么多人,非常害怕,知道不结账也不行了,只能认宰。

  事后,陈先生想起陪酒过程中的重重疑点,陪酒女频繁去厕所,喝了没一会儿,桌子下面就有好多空瓶子,点一打啤酒不到15分钟就没了。服务员也总进来打扫卫生。陈先生搞不明白这些陪酒小姐怎么这么能喝,喝得这么快?

  同样被宰的周先生回忆说,在酒吧和两个陪酒女喝了一个多小时酒,看着她们一瓶一瓶一杯一杯地要酒,周先生觉得不对劲,“这俩女的也太能喝了!”赶紧提出结账。账单上的金额是7600元,除了周先生点的不超过1000元的酒之外,又多了4000余元的鸡尾酒,还有30瓶啤酒。

  周先生说,在对账单提出质疑后,酒吧经理抄着酒瓶子威胁说:“我一瓶子砸下去让你们头破血流!打你们也白打,能在什刹海开酒吧就不是一般人!”周先生吓得偷偷报警。经理见状松了口,经过讨价还价,周先生给了3000元钱了事。

  周先生事后回想起来,喝酒时,服务员频繁进出包厢收拾,但是他们也没要什么带果皮的食物。

  交待

  酒吧宰客有五招儿

  事实上,这家酒吧的陪酒女并非多海量,服务员常打扫也并非真提供服务,而是暗中做了手脚。

  根据两名陪酒女的供词显示,她们的工作就是想方设法快点酒、多点酒,这样老板就能多赚钱;但是点那么多酒根本喝不了,只能趁客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倒进垃圾桶或者去厕所吐掉。而服务员频繁进出打扫就是为了及时撤换垃圾桶。陪酒女有时央求客人给自己点饮料,客人一般不问价钱就答应了,结果这杯饮料好几百。

  陪酒女说,酒吧老板还会给大家开会,总结最近一段时间的业绩。如果谁做得不好,点酒少,就会挨骂。“老板很凶,我们都挺害怕他的。”

  服务员贾某在供述中总结了该酒吧的五大宰人招数:

  首先是给客人叫小妹陪酒,其间这些陪酒女以酒不够为由或利用客人不注意时自己要酒,都算在客人账上;

  第二,陪酒女要酒后,自己不喝偷偷把酒倒掉或吐掉,然后继续要酒;

  随后,服务生会配合陪酒女,将她们倒酒的垃圾桶随时撤换,以免让客人发现。有时则趁着打扫的机会,在客人桌旁码放空瓶充数,增加消费额;

  第四,在提前不告知客人的情况下,由老板在结账时加收服务费和陪酒小费;

  最后就是直接窜改消费单。

  陪酒女和服务员表示,如果客人不肯结账,经理就会变得很凶,吓唬客人,骂客人。服务员也会一拥而上,连客人上个厕所都要跟着。客人害怕了自然会结账。个别不结账甚至要报警的,老板就给打个折。

  警示

  宰客者自知“职责”

  涉案酒吧的老板姓王;2011年5月,他和别人在后海盘下了这个酒吧。此前,王某在后海当过一年多的酒吧服务员,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有揽客拉活的把客人带进酒吧,陪酒女以多要酒的方式让客人多结账。等到王某自己开了酒吧后,也沿用了这种来钱快的经营模式。在去年5月至11月被抓这段时间,王某自称赚了80万元左右。

  黑酒吧的生意“养活”了整个一个利益链条上的角色。而作为“上帝”的顾客却处于这条食物链的最下端。

  首先,此案中有两名“呲活儿”的人,专门为酒吧拉客人。他们以打折、便宜等噱头吸引客人到酒吧,酒吧则按客人消费的30%至50%给两人提成。酒吧经理王某说,之所以给这么高的提成,就是因为两人也知道酒吧强迫客人消费的事。

  客人拉来之后,就该轮到陪酒女出场了。据被告人们供述,如果是单身或两三结伴的男客人,就叫“大哥活”,由陪酒小姐陪酒诈单;如果客人是男女同行,就叫“男女活”,陪酒小姐没了用武之处,酒吧也按正常方式经营。

  到案后,陪酒女和服务员都说是经理让他们这么做的,而经理王某则表示,根本不用自己教,陪酒女、服务员和吧托都知道自己的“职责”。

  西城法院审理后认为,8名被告人以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接受服务、强卖商品,已构成强迫交易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均应予以惩处。其中经理王某是主犯,对全部犯罪行为承担责任;其他7名被告人是从犯,获得减轻或从轻处罚。除酒吧经理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罚金3000元之外,其他7名服务员、陪酒女和吧托分别被判有期徒刑二年至一年二个月不等,并处罚金。

  案发后,这家“蓝眼睛”酒吧被查封。如今,“蓝眼睛”已经不复存在。

  记者手记

  难说被害者道德瑕疵

  记者注意到,此案中的30余名受害者绝大多数是只身到酒吧街消遣的男士。有的是主动点了陪酒女喝酒聊天,有的则是陪酒女凑在身旁而被动接受。被告人的律师曾说,被害人的道德瑕疵也是高消费的基础。从证据中,倒是看不出被害人明显存在道德问题,但好面子却是共同的症结。面对陪酒小妹嗲嗲地说“大哥给我要点饮料吧”,绝大多数客人碍于面子,也不好意思拒绝甚至问问价钱。殊不知,一时要面子,却给自己埋下后患。

  面子是一种心理,同时也代表一种形象,不仅客人有,作为一个旅游品牌也有。被害人大多都是来北京游览的外地人,对他们来说,北京的异地风情,他们愿意了解,却不期然被“黑”;个别酒吧最后损害的也是酒吧街的面子和声誉。唯愿,获刑老板所说这其中的“职责”,不过是他为自己开脱的一种谬说。

  本报记者 孙莹

扫描二维码 关注黄山信息港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