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 娱乐

新法制报记者再次到上饶县信访局咨询该局王局长才知

2017-09-19


  上饶县枫岭头镇坑口村村民程谊旺说,他害怕,也许哪天晚上撒泡尿的工夫,整个房子就倒下来了。自之前迁走了43户村民(当地政府安置在坑口新村)后,村里还剩下40户未能迁走的村民(原51户,近期有十余户已领钱搬走)。从2009年开始的几乎每个夜晚,他们都生活在“它终有一天会把房子震裂”的恐惧中。

  这个“它”是指“年产煤6万吨”的上饶县永吉煤矿,离村庄仅二三百米远。这个曾经的国有煤矿在成为私人独资企业之后,机器设备、产量都获得了很大改善,采矿区也正一步步紧逼“老坑口”生活区。

  “天坑”、水井枯竭、田旱……村民原有的生存环境正在被一点点侵蚀。他们仅仅想要一块没有矿区的安置地,但这个诉求一直未能实现。

  巨变中的村庄

  地底下传来一股沉闷的震动,玻璃摇晃,人也从震动中惊醒。

  每天的下午4时和晚上12时左右,程谊检都能感受到这股震动。他说:“不是地震,是放炮。”

  程谊检是上饶县枫岭头镇坑口村村民。

  11月23日上午,程谊检指着从白色墙壁上延展着的脉络式裂缝说:“瞧瞧这个!”

  这栋建于1992年的两层小楼,墙壁上已经有多处出现或粗或细的裂纹。地面上,地砖碎裂、翘起。

  程谊检说:“这是煤矿矿道里的炸雷声,而巷道,就在房子底下。”

  程谊检所说的煤矿是指永吉煤矿,这是一个有着70多年历史的老矿,2001年改制后,成了当地较大规模的私营独资企业,年产煤6万吨。采矿面积是0.8182平方公里,属地采矿。

  三年来,随着煤矿的发展,老坑口村在日复一日的恐惧中改变着。

  去年,58岁的程谊检第一次见识了人掉进“天坑”的事。

  程谊检说:“女村民黄金竹去田地干活,突然就掉进去了。那坑足足一米多深。后来,黄金竹自己爬上来了,倒是没什么大事。如果深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为这事,程谊检找到分管安全和生产的枫岭头镇政府副镇长彭香真认真地问了一个问题:“假如我掉进了‘天坑’里出了事,怎么办?”

  程谊检说,他得到回答竟然是:“等出了问题再说。”

  “天坑”的背后

  程谊检的菜地在永吉煤矿矿山脚下,中间只隔了一条水泥路。站在田里,能清晰地看到他家的二层小楼。

  去年,程谊检家的菜地旁边连续出现了3个“天坑”,其中最大的一个坑直径达十余米、深两米多,紧挨着不远的两个小“天坑”,则与它保持在一条清晰的弧形线条上。

  程谊检说,这和附近的永吉煤矿有很大的关系。

  2009年8月21日就曾出现过一个大“天坑”。在老坑口村小桥附近的一片田里,出现了两米多宽,四五十米的长条形裂缝。

  这个“天坑”离程谊检家最近,也引发了其他村民的恐慌。

  当天上午9时,有的村民拿起相机“保留证据”,记录村子里正在经历的神秘变化。

  当时,枫岭头镇政府也有警觉。在所有开裂的水泥路、田地中,政府都安放了“危险,请勿靠近”的警示牌。

  同时,那个“两米多宽,四五十米”的长条形裂缝被永吉煤矿迅速用砖块、废土渣填埋。

  永吉煤矿“为了改善安全生产条件”,与“老坑口”村民都签订的一份租地协议,也几乎在同一时期进行的。

  协议中,永吉煤矿的租期是15年,它只从农民手中流转获得土地使用权,并“有权在所租的水田里搞经营项目”,还明确表示:“双方如有违约……后果自负。”

  末尾,甲方签字:“永吉煤矿”,乙方签字则是各家各户。没有第三方,没有章印。

  坑口村村民从被租用的土地获得每年“亩产900市斤粮食的计价”的租金。

  在租田协议之后,村民被禁止引水灌溉田地,村子有条流经田地的小河,河床也重新用水泥硬化了一遍。

  村民郑玉仙说,在老坑口大概有40多个“天坑”,光填掉的就有20多个。

  生存困境

  房屋开裂、地面下陷之外,水井枯竭、水田干旱则直接影响到了坑口村人的生存。

  一位村民用文字记录了老坑口人目前的三种生存状态:

  第一种,无工作,无田种,只能靠租金,整天在村里打麻将度日。

  第二种,外出打工却有家归不得。

  第三种,迅速逃离这里,被迫迁居到几公里外的黄家村居住。

  这个距离高速路有20分钟路程的山村,正在失去他们赖以生存的150多亩水田。

  新法制报记者发现,有的田地已经抛荒,长出了茂密的杂草,而绝大部分则由种水稻改种了蔬菜。

  程谊旺称“不种稻田”是因为“水都往下渗,你说还怎么种得了水田”。

  他对老坑口的前景并不看好。“迟早有一天这里要塌下去的,何况现在这里(矿山)的设备又那么好。”他看着山上“轰轰”作响的采矿机器说。

  对程谊旺来说,如果在坑口新村有一块安置地,他会毫不犹豫地搬出去。

  坑口新村,是当地政府为了解决问题给他们的安置地。

  2008年11月,上饶市的一份舆情报告上显示:“2006年9月,因永吉煤矿扩建,矿界延伸到居民住宅区域,为确保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枫岭头镇政府要求矿方拆迁其矿田界地面坑口自然村43户村民房屋。该拆迁由矿方自行负责,枫岭头镇政府作为鉴证方配合做好群众思想、拆迁安置工作。目前,该自然村43户村民都已迁入新居,不存在导致部分村民房屋倒塌一事。”

  “该自然村”就是“老坑口”。

  除了报告中提到的43户,坑口村还有56户居民,一个在山北区,一个在山南区。南区距离较远,他们离矿区有二三百米的距离,中间隔了一大片田地。

  村民反映说,前面第一批拆迁户有宅基地,但后面第二批拆迁户,“矿方自行负责的拆迁”基本只是拿钱走人,没有安置地。

  不错的安置方案?

  住着不安心,走又走不成,村民对政府“拖延”开始不满。

  村民告诉记者,2009年11月,彭香真曾这样安抚当地村民说:“已经定下来了,一定给你们拆迁,你们在家里等。”

  但这一等就是两年,实质性的拆迁安置却一直未能进行下去。

  程谊旺说:“现在镇政府给的方案是,第一层每平方米460元,第二层每平方米440元,第三层每平方米420元,土地每平方米补贴100元,没有安置地。”

  程谊旺认为,这个赔偿太少了:“怎么够做得起房子?”现在买块地都十分困难,至少应该有一块安置地建房子。

  枫岭头镇政府办公室一位主任说,政府也一直在做煤矿和村民的两头工作。

  2011年11月24日,新法制报记者从永吉煤矿办公楼一位自称是董事长吴勇发亲戚的吴姓工作人员口中获知,目前,他们正在积极处理此事,为此煤矿付出了不小的开销。他认为,给村民的赔偿方案不错。

  11月24日,新法制报记者找到该镇党委书记林前伟要求采访时,林前伟说:“这么小的事,你要报道就报道去吧!”

  记者联系上了彭香真,并表明采访意图。彭香真在得知情况后,便不再接听记者任何电话。

  截至发稿前,记者还曾试图多次与彭香真取到联系,但对方手机关机。

  但至今,当地政府也未能给出一个合理有效的解决方案。

  拆迁僵局

  今年,村民郑玉仙自找到煤矿负责人吴勇发的办公室,和对方商量解决拆迁的事。

  但这次见面以不欢而散告终。

  当时,永吉煤矿负责人吴勇发这样对她说:“我为什么要拆你的房子?”

  郑玉仙反驳他:“那就干脆拆掉(煤矿),不要伤害我们!”

  双方因此再也谈不下去了。

  9月1日,郑玉仙每隔两天就会去一次当地信访局反映:“没有地皮,怎么做得起房子。”

  据郑玉仙介绍:“村里有几户人领了钱,但没签拆迁安置协议的。”

  事后,郑玉仙感觉不能这么草率地领钱、签字。

  今年10月18日,郑玉仙与其他村民到省信访局信访后获得了一份“妥善处理”的信访函,由郑玉仙转交当地县信访局。

  但是,当晚7时,枫岭头镇副镇长彭香真、坑口村委员干部也赶来了南昌,并在路上追上了要返回的郑玉仙的车。彭香真从郑玉仙手中拿走了信访函,并表示“会由我转交给信访局”。

  郑玉仙称,让其没想到的是,11月4日,她去上饶县信访局查询这封信访函的回复情况时,却找不到了。

  之后,接待她的工作人员又给县信访局领导打了电话,领导说,“听说过这封信,但是还没有收到。”

  11月24日,新法制报记者再次到上饶县信访局咨询该局王局长才知,“最近都没有收到过来自坑口村的信访件”。他反问道:“老坑口村不是已经搬出去了吗?”

  出路!出路?

  2009年9月一则新闻报道曾称:“煤矿请赣东北地质分院进行了勘探(永吉煤矿南区塌陷物探),结论是煤矿并没有太大责任。”

  坑口村民并不相信这份报告。

  枫岭头镇政府不得不报请江西省地质工程勘察院对“永吉煤矿南区塌陷物探”,对诱发地质灾害的原因进行专业鉴定。

  但是,老坑口村民至今也未能看到这份鉴定报告。

  11月24日,记者联系到上饶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大队长江少俊。江少俊透露,目前执法大队正在协助矿产资源股对上饶县范围的矿产企业再次进行普查,而且将会有各个企业的调查报告,包括永吉煤矿。

  上饶县国土资源局矿产股股长杨建新向新法制报记者介绍说,这个月将开展对全县矿产企业的普查工作,主要监测内容是对“是否”越界开采和规费缴纳情况等。

  杨建新说,目前,从工作面来观察,还未发现有越界的情况。不过,真实情况还得具体得继续等年底这份报告出来。

  但是未来的这份报告,是否真能解决坑口村存在的实际问题,郑玉仙等村民并不敢抱有很大信心。

  郑玉仙说,现在,摆在他们前面的就是两条路:第一,愿意领钱,然后自谋去路;第二,坚决不走。

  但是,如果不走,煤矿继续开采下去,危险就时刻存在,而且在日益增加。

  11月24日上午,郑玉仙再次到上饶县信访局询问坑口村安置地的问题,得到的是一个坚决的回答:“这个问题没办法解决。”

  郑玉仙说,如果连惟一的房子都要放弃,那他们真不知道去哪里了。

  “现在,我们惟有坚持。”郑玉仙最后说。

  □文/图记者余俊

扫描二维码 关注黄山信息港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 站内搜索